上海中通的貨車司機張玉林和老搭檔馮同陽,主要跑上海和邯鄲之間的專線,往返兩地運輸快遞包裹,而末端派送網點,就依靠他們的運轉保證正常營業。

張玉林告訴界面新聞記者,上海和邯鄲之間的路程,每次開車時間大約15個小時,往返時間加上休息時間,差不多35個小時跑一個來回,正常情況下,一個月可以跑10趟左右。

但受疫情影響,三月份張玉林只跑了6趟。并且從月初開始,張玉林和馮同陽就開始住在貨車上。馮玉林說,這是兩位搭檔十幾年以來,相處時間最長的一次。

“從疫情加嚴開始,就盡量不要下車,即便下車,也是去人比較少的服務站,少接觸人,盡快返回車內。”張玉林告訴界面新聞。在張玉林的車上,一個上下鋪幾乎就是張玉林和馮同陽生活的全部。

為了配合好防疫工作,二人不到48小時就要做一次核酸檢測。如此往復,張玉林和馮同陽已經算不清楚究竟做了多少核酸檢測。“有時候我們的車經過一些地方,對方相關部門也會打電話詢問情況,我們需要給他們說明清楚只是快遞運輸車輛,不會下高速。”張玉林說。

此外,馮玉林的車輛到了目的地也會進行嚴格的消殺,“一般進公司的時候,需要檢查48小時內的核酸檢測結果和健康碼,同時大門上也有消殺的設備,會進行比較全面的消毒工作。”馮玉林表示,自己很理解現在的政策,盡量去配合,不要瞎跑,如果交叉感染了對大家都不好。如今,即便不送貨,馮玉林也需要繼續在住在貨車上,保證隨時可以進入工作狀態。

馮玉林說,雖然公司在上海,但自己本身不是上海人,平時一年等換駕駛證等空檔才會回家一兩次,而如今在疫情之下,什么時候能回家已經難以預計。平時,馮玉林只能通過視頻與家人聊聊天。

末端配送的溫情

像馮玉林這樣的貨車司機完成運輸任務之后,末端派送的網點就會安排快遞員取貨然后派送。在以往,這樣的工作環節再暢通不過,但在疫情之下,快遞員需要克服許多沒有遇到過的困難。

夏多兵是中通快遞上海青浦大盈網點的一位快遞員。疫情之后,網購的需求也有所增加,夏多兵比以往更忙碌了。每天早上6點,夏多兵就會早早起床,在網點辦公室里洗漱,做好個人防護,之后開始一整天的快遞派送工作。據他介紹,目前派送較多的是生活物資,有時候送的是米面糧油,有時候則是消毒和清潔物資。

為了完成快遞派送的工作,夏多兵已經多日沒有回家,每天睡在網點辦公室的沙發上。“不回家就是因為擔心回去后被隔離,快遞就沒人送了,為了大家都有保障,所以最好還是堅持不要回家。”夏多兵說。而他的心愿,就是等疫情過去后,回家看看孩子和妻子。

為了保障生活物資的運輸,快遞公司在疫情期間做著既普通又不普通的事情。有更多的快遞員,每天要面對濃濃的消毒水味道,還要每一兩天做一次核酸檢測。

夏多兵講述,在派送之前,快遞要經過多番消殺,在轉運中心要消毒,到了網點之后還要消毒,快遞員在派送之前也要再次消毒。

而在取快遞時,夏多兵在進門前先給自己的手部消了毒,然后才開始取件工作。而在接觸消費者之際,無接觸配送是當下受到推薦的方式。“你好,中通快遞的,你有兩袋大米到了,給你放到快遞柜還是送到家里?”在派送每一單快遞之前,夏多冰都要聯系消費者,確定好送貨的位置,不少客戶因為疫情的原因,也都選擇將快遞放在快遞柜。

疫情當下,夏多兵的這一通電話成為防疫過程中的重要內容——無接觸配送。

為了保障末端配送的安全有序,一些快遞公司也開始通過技術的方式實現無接觸配送。3月30日以來,圓通牽頭的物流信息互通共享國家工程實驗室聯合智能無人駕駛快遞車品牌行深智能緊急調運智能無人駕駛快遞車,入駐了上海多個被封控的居民社區和辦公園區,負責區域內點對點快遞及其他生活物資配送。此次圓通投放的無人車每次可載重約500公斤貨物,車輛續航里程為100公里,基本可實現全天多趟運營。

據了解,無人車根據設定的路徑和點位,將快遞以及其他物資等分別送到指定位置,并觸發信息通知收件人領取,主要適用于住宅小區、商務大廈、商業區、工業小區等有內部道路通行的場所。而園區內人員只需憑取件碼自行在車廂內對應的格口內領取即可,實現無接觸配送。

夏多兵、張玉林以及馮同陽,只是保障快遞正常運轉的一個縮影,在上海及包郵區,這樣的基層人員還有很多,為了安全完成送貨任務,吃住在單位和車上的情景不在少數。

90后的郭紹龍是上海靜安區七浦菜市場片區的圓通快遞員,疫情到來之后,該市場也一度按下暫停鍵,此時被隔離在市場內的商戶也需要有生活物資運進來。在圓通七浦分公司負責人石長和的組織倡導下,郭紹龍加入了七浦市場志愿者團隊,幫助商戶送水、送食物、搬運物品等。

那幾日,除了回家吃飯休息,他都奔忙在市場里面,源源不斷地將物資運進去。郭紹龍當時說,他會一直服務到這里恢復到往日的熱鬧,守護這方煙火氣。